张金凤拖欠尾款一事

2021-04-23 22:20

据我爱我家公司表示,张金凤在收购这11套被拖欠尾款的房产时,不怎么砍价,给出的交易价格均高于市场价。

2006年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,最终“坚石”掌控人于波被判处无期徒刑、没收其全部个人财产。

今天上午,业主赵阿姨向记者表示,虽然他们已经将债权转让给我爱我家,但并不能改变他们当事人的资格,他们还将追究张金凤的刑事责任。在此之前,法院已经受理了不少业主对张金凤的起诉,他们会在我爱我家支付尾款后撤销诉讼。

该中介以诱人的高价聚敛了大量房源,之后以低价出租,借交租收租的时间差,聚集大量房款,以继续进行投资。

“坚石”与房主签约的租金,明显高于市场价,签约后扣除一至两个月的租金作为佣金,此后房租每月一付。

尽管许多年轻经纪人都不知道“坚石”,但问到店长以上级别时,许多人都回忆了这个被称“2003年北京房地产十大新闻”的“坚石诈骗案”。

假设张金凤有100万,房子市价300万/套,她可以首付90万,用10万过户,然后将此房屋抵押给银行,再抵押给个人后,可获得300万贷款。

2003年11月,北京首批“放心中介”的北京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突然在一夜之间人去楼空。

业内人士指出,就操作过程看,张金凤拖欠尾款一事,与10年前中介史上的“丑闻”坚石案有六大共通之处,尽管一个是“房屋租赁”,一个是“房屋买卖”。

“很多情节均构成合同诈骗,比如张金凤利用合同中存在的陷阱获取房产后,立刻通过抵押贷款等形式获得利益,其主观是恶意的。”刘玲律师称,整件事情中,张金凤主观上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通过不正当的方式获取利益,而客观上也实施了这种行为,侵犯了正常合同履行的秩序。

张振祖律师认为,张金凤诈骗的可能性不太大,也许她只是个炒房客。

当年的房市不如当今火爆,租进来租不出去的现实,让“坚石”的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。付不上业主房租,最终众业主将其告上法庭。

而是否能向张金凤追回尾款,我爱我家也没底,只是表示,若追不回来,损失由公司股东承担。

同时,以远低于市场价的“低价”快速转租,租户需“年付”租金,一次性给“坚石”交纳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费用。

我爱我家表示,截至昨天16时,未能及时获得尾款的9位业主已都签署了“同意债权转让协议”,尾款共计2286.36万元,将在3个工作日内到达他们的银行账户。

以此类推,她可以不断地买房、抵押,按照协议规定,在3个月后付给卖家。但3个月内,只要房价上涨10%,她除去本金和银行利息,还可以有一笔盈利。

虽然一再强调没有法律责任,此事与自己无关,最后,潘石屹还是自掏个人腰包1000万补偿“坚石案”受害者,为于波买单,赔偿受害者。

据报道,由于潘石屹是“坚石”公司的第一任法人代表,“坚石诈骗案”也把这位早已是soho中国老总的大人物卷进来,许多民众甚至一度怀疑潘石屹也涉及此案。

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刘玲律师表示,先履行合同中的部分义务,通过拖延或者消失等行为造成合同余下条款的不履行,这就是合同诈骗罪一个典型的构成形式。

同时,张金凤曾在望京链家地产某门店以520万的房价定下一套房屋后,马上托中介以540万继续出售,由于交易中有几十万的税费,张金凤此举明显“赔本赚吆喝”。

昨天上午,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集团出资2300余万,先行支付被拖欠业主的全部尾款。先为张金凤买单,事后向张金凤追偿,以保障业主利益。